華埠東主林子勤的花店最近被搶劫。 Credit: Amir Aziz

Sign up for our free newsletter

Free Oakland news, written by Oaklanders, delivered straight to your inbox.

這是兩部分組成的報道。這是第二部分。閱讀第一部分

在1月31日早上,林子勤和妻子正在屋崙華埠韋伯斯特街上,他們經營超過十年的花店工作,這時三名女子進入店鋪內,想要不付錢就搬走盆栽和其他物品。他們因上前阻止而受傷,並且差點被逃逸的車撞到。

五十多歲的林子勤說:“我們被搶之後的一整天還在繼續工作。我的背痛死了,但是很不幸的是我們不能休息。”

屋崙警方大概20分鐘後來到錄口供。林子勤說:“通常他們要幾個小時才會到。” 在搶劫之後他的父母叫他關店,可是他覺得不可以。不僅僅是因為他的三名子女都從學校請假來店裡幫忙,他也辭職並且放棄了三份其他的收入來支持他妻子開花店的夢想。“我愛我的妻子,這就是她想做的。”他說。

幾個華埠商戶也說搶劫已經變得更加慣常。Tiffany Fang也在華埠開了多年的花店,說以前她“很罕見”才聽說在華埠發生搶劫,現在基本上每兩個星期就聽說一次。上個月在林子勤花店發生的搶劫對於他說都司空見慣,林先生說:“起碼在過去六個月內,我們這個店已經被搶了三次了。”

很多人都預期疫情會導致例如爆竊和偷竊,持槍搶劫這些財產犯罪和暴力犯罪飆升,原因是經濟倒退和失業率上升引發的絕望。但是在屋崙,甚至是全國來說,這些類型的犯罪在過去一年實際上都在下降。部分財產犯罪上升,例如車輛爆竊,但是卻沒有扭轉總體下降的趨勢。

華埠是例外嗎?

一個星期前,The Oaklandside向屋崙警方申請了華埠去年整年的罪案數字。我們也追問了多次,目前屋崙警方沒有回應這個請求。

我們唯一一個能得到的官方數據,是屋崙警方每個星期的罪案簡報,涵蓋了這個城市的整體數據,同時也分成了五大區。 華埠屬於第一區,這個區也覆蓋市中心的其他區域,包括傑克倫敦區和整個西屋崙。根據屋崙警方最新的週報,第一區截至目前為止罪案率比去年同期下降55%。襲擊,強暴和搶劫等罪案數字全都下降。

這也和整個屋崙市情況一樣。從疫情開始唯一一類顯著上升的暴力犯罪是槍支暴力。槍擊在2020年上升在71%而謀殺案上升了38%。

但是第一區範圍很大。我們仍想數字縮窄到華埠,看看是否在區內近期有暴力犯罪的上升,所以我們將過去90天的全市罪案原始數據從市府官網下載下來。

在2020年11月11日和2021年2月9日期間,在屋崙巡邏第一區用有262宗屬於“3x出警”,這個類別完美地覆蓋了華埠, 邊界是百老匯街,14街,美麗湖隧道和州際880高速。雖然因為網上的數據沒有那麼舊的數據,我們無法將這90天的數據和去年同期相比,但是我們可以分析在90天內暴力犯罪是否有上升。

這些數據顯示在華埠近期的暴力罪案數字有上升。在前半的45天(11月11日到12月25日)就報告了116宗罪案,而在後半的45天,有146宗報案,上升超過25%。用同樣的研究方法,我們發現暴力案件從27宗上升到35宗,幾乎上升了30%。

我們用這個方法同樣分析了屋崙其他地方,發現華埠不是全市最高犯罪率的地區。屋崙一共有35組號碼的巡邏警員,這些基本上和其他社區在地理上重合。很多都分成兩部分,分別用x和y來細分,那就等於數據是從一共59組巡警中收集。在過去90天內,華埠罪案數字在這59個巡邏區域中排名第18。

在過去90天內,罪案數字最高的巡邏區域和美麗湖東邊San Antonio社區重疊(主要居民是亞裔,佔了居民總數42%)。上城和市中心(主要居民是非裔和白人),和東屋崙中心的Eastmont和Arroyo Viejo區(主要是非裔和拉美裔居住)。最少報案的巡邏區包括Skyline大道,Upper Rockridge和Trestle Glen,全部都是富有的白人區。

但是雖然華埠比起其他非白人社區,並沒有更多的報案,但是的確,犯罪數字在過去幾個月顯著上升。從屋崙全市過去90天的罪案報告看,近45天全市犯罪率下降3%,同時華埠卻上升了至少25%。

為什麼會有上升?現在得出結論為時尚早,但是華埠商戶已經有一些理論。其中一點,亞裔都知道在農曆新年前夕伺機犯罪會增加,這個持續慶祝數個星期的節日,今年從2月12日開始,很多亞裔移民都會慶祝。

Fang說:“大家知道亞裔會在新年期間出去或者買東西,會有更多的人,尤其是上了年紀的長者需要出外。”

在最近的暴力事件後,私人巡邏隊在華埠街道巡邏。 Credit: Amir Aziz

其他商戶說大家印象中華埠主要都是長者,有時候這也是事實,也導致了華埠更加容易成為目標。“很多路人都是長者,所以他們幫不了忙。”8街上魚肉王海鮮肉食的老闆馮泳恩說,“不是所有人都年輕能跑。”

Fang有什麼給華埠居民和家庭的建議?她說:“如果你的祖父母來華埠購物,陪著他們。當有多於一個人,那麼可能被傷害的機率會降低。”

數個星期前,亞健社一名員工在放工路上被搶劫。之後這間位於8街和Oak街交界路口社區健康中心,開始為員工提供早晚護送他們到車上的服務。

亞健社管理層的廖求珍說:“我們知道暴力有很多根源,包括貧窮,精神問題和無家可歸問題。也有很多社會因素會影響精神健康。”

上個月花店被搶的林子勤就說,華埠商戶集資了大概5萬元來買個人保護裝備,包括口哨和胡椒噴霧,讓店主可以派給員工。他也想華埠居民可以上自我防衛的課程,包括長者。

林子勤說:“我們給那些覺得可以來華埠犯罪的人的信息是,三思,我們會反抗的。”

連串暴力襲擊令很多人感到不安全,社區倡導的解決方法是怎樣的呢?

不少我們在華埠的受訪者都對在華埠增加警力和私人守衛有複雜的感情,不過也說很高興看到,志願巡邏隊是其中一個選擇。

“更多巡警,更少罪案。” 花店店主Fang說。但是她很高興看到由於最近的搶劫和襲擊,出現的其他措施,她也希望這些可以繼續。她說:“很棒的是現在有一群人志願組成了一支巡邏隊。這些人的信念是我們可以互相關照。”

過去幾個星期,至少有五支這樣的志願巡邏隊出現。其中一支就是温情在屋崙(Compassion in Oakland),創始人是一名在華埠工作的年輕拉美裔Jacob Azevedo。在2月11日星期四,同情在屋崙和有興趣的志願者舉行了第一次會議。他們計劃在星期六早上開始第一次巡邏。他們的目標是,給華埠提供一些可見的安全,尤其是那些“常常被忘記,不重視和脆弱對的人”。他們打算重點關注自動提款機,巴士站,停車場和美麗湖捷運站,還有亞健社。這個連同Jacob Azevedo在內由5人創辦的團體,強調他們並不是義務警察。從這個團隊創建初期,已經有超過300人表示想參與志願工作。

這個團隊獲得屋崙華埠商會的背書,也有本地執法部門的支持。一旦有衝突發生,隊員會打911或者尋求屋崙警局緊急警員幫助,所以急救醫護人員可以治療有可能出現的傷患。在這次和志願者的會議中,一些人擔心究竟屋崙警方會怎樣介入,又問這些領導人知不知道社區預備機構(Community Ready Corps.)這個機構,這個非裔主導的安全組織,因在近期的示威提供保障安全的工作,最近獲得了一份安保整個Peralta大學校區的合約。

這些創始人表達了他們後續會聯繫社區準備機構的興趣,又解釋為什麼他們要和屋崙警方合作。“我自己對全國的警察都非常生氣。” Azevedo說,“我想警察能為那些和法律違背的所作所為負責。但是他們還是執法部門,而他們要改善形象的唯一方法就是和我們這些社區項目合作。”

現在他們沒有能力教授自我防衛,所以他們希望可以吸引一些有化解衝突經驗的人。

在屋崙華埠內表達非裔和亞裔團結的壁畫。 Credit: Amir Aziz

上週末,市議員勵琪(Nikki Fortunato Bas)和法夫(Carroll Fife),屋崙華埠聯盟的成員,和例如社區準備機構的聯合創辦人Tur-ha Ak等其他人士,就在華埠內巡邏

由法夫等帶頭,關於社區安全的討論已經在網上直播了多次,包括勵琪和卡普蘭(Rebecca Kaplan)等其他市議員也有參與,還有法夫的幕僚長Tonya Love。法夫列出她認為導致犯罪,尤其是搶劫和爆竊的真正因素。法夫在一次直播中說: “除非我們解決了頂級掠食者-創造出罪案的白人至上種族,否則我們永遠都會有二等掠食者,因為他們的主要需求沒有得到滿足。但是有這些前提存在,不代表我們不會處理二等掠食者問題,但是我們要明白這個創造出這些掠食者情況的前提,才是我們首要解決的問題。”

法夫展開講削減警察經費運動,這個運動去年由於佛洛依德和泰勒之死聲勢浩大。她說削減警察經費只是一個概念,不是等於立刻就“拿走警察扔到垃圾桶”,甚至屋崙警方在上個財政年度超支3200萬元,大部分超支都是加班費。她說:“但是說削減警察經費導致了罪案,和對我們亞裔社區攻擊的增加,是很惡心的。”

公義城市(Just Cities)的社區和政治參與主任,也是第三代東屋崙居民John Jones III強調,了解這些針對亞裔長者的兩種暴力,無論是搶劫還是襲擊,還有解決這些罪案的政策和計劃有什麼更深遠的後果,同樣具有重要性。

“作為曾經被最殘忍和非人道的方式和政策對待過的種族和個人的後裔,那些經歷教會我最重要的經驗,就是作為一座橋樑將邊緣人群連接起來。”Jones說。

 他還強調結盟的重要性,尤其在最緊張的時刻和不同的邊緣社區之間。Jones說:“我們的祖先不僅僅為解放黑人戰鬥,還為所有種族戰鬥。當然,其他人和種族,包括亞裔,都在那場戰鬥中擔任過並且繼續擔任非常關鍵的盟友角色。”

屋崙升起主任Liz Suk說:“我們都想生活變好。”這個政治組織是削減警察經費聯盟的成員,聯盟由反警察暴力項目資助。“我們都想不再生活和工作在對種族歧視,貧窮和朝不保夕的恐懼中,一個沒有保障自己人民的政府導致了不安全感。”

Thi Bui是一名屋崙教師和藝術家,她自稱是越南裔。她說去年警察謀殺佛洛依德後,她從非裔機構的行動中,還有一個在圣昆丁州監獄教的族裔研究項目中學到了許多。她開始覺得依賴警察和監獄並不是現在從華埠瀰漫出的傷痛和悔恨最好的答案,重要的是考慮和解決導致在屋崙內暴力和創傷的根本原因,例如提供更便捷的精神健康服務和其他基本需求。 

屋崙警局在華埠設立移動指揮中心。 Credit: Amir Aziz

 同時,她說看到華埠長者被攻擊很痛心,因為知道“他們的生活已經很艱難”。但是她不覺得和其他憂慮自相矛盾。Bui說:“當我看到就像我祖母一樣的人被推倒在地,這幾乎令我崩潰,但是我也同樣對那些迫於無奈睡在我們社區的無家可歸者感到傷心,就算他們和我祖母長得不像。人類的苦難是沒有差別的,而在屋崙和灣區,有根深蒂固的不平等。”

屋崙市議會主席勵琪,她的選區包括華埠,也同意屋崙的罪案源於這個城市根深蒂固的不平等。她說:“解決住房,健保,就業和教育這些根本才會得到公共安全。” 她想通過BB提案來資助行人安全項目,和擴大現有的和華埠商業改善區有關的清潔大使項目,受惠華埠和Eastlake。 

勵琪說其中一個原因是,華埠是全市行人安全最差的地方,行人死亡率最高。屋崙市打算和亞健社和社區非牟利機構Trybe合作,來擴大這個項目。

Trybe總部位於Eastlake,是一個由宗教領袖,前在囚民運人士,學生,機構創辦人和互惠志願者等多種背景的屋崙居民組成。執行主任Andrew Park表示,當面對製造過傷害的人士時,他們組織會採取恢復性和變革性的審判。“每當一個人準備好為自己造過的傷害負責,我們就退回到不帶批判,相信他們,扶持他們,通過工作讓他們恢復,並且將他們重塑回原來的樣子。” Park說。

 Trybe正在建立一個創傷知情照顧社區中心,也在擴大服務範圍將資源更多東屋崙社區。目標是繼續探索社區主導和健全家庭的方法。Park相信Trybe的方法和願景一定要由來自屋崙和人領導而且“那些最接近問題的人就是那些會得出解決方法的人。”

我們採訪過的在華埠有長期服務歷史的組織者,包括勵琪也是25年前在華埠開始她的活動生涯,她組織過紡織廠工人活動,都說加強和擴大現有的大使項目是一個雙贏局面,因為這比警員要花費更少,而且很多情況動用不到警員,他們要被派遣到處理更加嚴重的暴力犯罪。

2017年, 亞健社和亞裔囚犯支援委員會還有其他的資助者在華埠創立大使項目。很多都被判終身監禁但剛獲釋的囚犯,受訓成為華埠清潔大使,負責撿垃圾,清理塗鴉和商戶溝通。

 這個項目去年曾經因為疫情一度被中斷,現在亞健社作為試驗項目在運作。隨著罪案率上升,其中一名前大使現在受聘於亞健社,負責護衛他們的診所員工上下班。

亞健社副行政主任廖求珍表示,這個大使項目已經成為一個未來華埠和屋崙其他地區可以效仿的潛在模板,很快就會和公立,私人和慈善家合作來提供精神支援。亞健社有5萬名病人,並且提供14種不同的亞洲語言服務。

廖求珍說:“我們將它視作一個治安項目,這個解決方案可以滿足以社區为根本這個需求,在本社區內和跨社區實現。我們真的相信每個人,無論種族,階級,文化和語言,都值得確保安全。

本報道由梁莉娜翻譯成中文。她曾經在本地中文電視台擔任新聞記者,主要報道三藩市和東灣政治和社區新聞。

Sarah Belle Lin

Sarah Belle Lin is an independent journalist and photographer based in the East Bay.

Before joining The Oaklandside as News Editor, Darwin BondGraham worked with The Appeal, where he was an investigative reporter covering police and prosecutorial misconduct. He has reported on gun violence for The Guardian, and was an enterprise reporter for the East Bay Express. BondGraham's work has also appeared with KQED, ProPublica and other leading national and local outlets. He holds a doctorate in sociology from UC Santa Barbara and was the co-recipient of the George Polk Award for local reporting in 2017.